您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欧式 >

新宝6代理在线招聘进入2.0时代:前程无忧、智联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1-02 11:54   浏览:

  在线招聘进入2.0时代: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已经进入死局?! 月薪5千到5万 这些项目才是你的未来 i黑马注:在线招聘行业,新老模式对抗已经愈发激烈。新型的招聘网站来势汹汹,对前程无忧、智联招聘这些前辈,年轻人们已经有些失去耐心。他们断言:传统招聘网站的命运是腹背受敌、彻底衰落。新宝612014年6月12日,有17年历史的招聘网站老前辈智联招聘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在线招聘业第二家上市公司——早在2004年,它的老对手前程无忧就已经成功登陆纳斯达克。5月6日向纽交所递交招股文件后,智联连续拿出4版修正稿,到6月12日敲响上市钟,前后不过30多天,成功地打了场闪电战。按上市当天收盘价计算,智联市值7.32亿美元,仅为前程无忧(18亿美元)的40%。但用一位资深媒体人的话说,晚了整整10年,市值不到对手一半,智联终于和老对手站上了同一条起跑线。与在线视频、在线旅游等行业相比,在线招聘市场规模不大。艾瑞咨询估计,2014年在线招聘市场整体营收将为39.2亿元。过去10年,场子里上演的是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和中华英才网的三国演义,直到2014年春天,一些年轻人从市场上冒出了头来。短短半个月,8500万美元涌入这个行业。先是上线只有8个月的垂直招聘网站拉勾网3月末宣布获得500万美元A轮融资;而后成立不到两年的猎上网宣布了来自IDG和华创资本的千万美元金额的A轮融资。到4月中旬,主营猎头业务的猎聘网完成了C轮7000万美元的融资。对前程无忧、智联招聘这些前辈,年轻人们已经有些失去耐心。他们断言:传统招聘网站的命运是腹背受敌、彻底衰落。来叩门的不只是这些年轻的野蛮人。今年年初,分类信息门户网站赶集网也将重心转移到招聘,CEO杨浩涌很豪迈:目前赶集网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前程无忧。我们的目标是做中国最大的招聘网站。他计划在两年之内赶超前者。全球最大的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没有理由袖手旁观。2月25日,LinkedIn推出中文版领英,5月23日,在京举办大型线下活动。4个星期之后,在发给用户的邮件中,LinkedIn中国宣布其会员已达到500万。在领英举办线下活动的同一天,新浪微博宣布推出微招聘服务。新浪方面称,微博上有求职需求的活跃用户达到1亿,同时还有70万认证企业。他们要做的,是把彼此需要的双方连接起来。用新浪微博CEO王高飞的话说,微博就是一个求职者的大平台。这个沉寂多年的市场,忽然喧闹起来了。老前辈不甘寂寞互联网招聘的老前辈中,有些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至少在目前。5月8日,前程无忧发布了2014财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据称,公司第一季度总营收为4.37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9%;净利润为1.185亿元,同比增长8.9%。最值得留意的是网络招聘服务营收为3.015亿元,同比增长21.6%,增长原因是使用这一服务的独立雇主从去年同期的20.6万名增加到了25.9万名。与此同时,智联招聘也透露,其2014财年第一季度总营收为2.557亿元,同比增长17%;其中网络招聘营收为2.036亿元,同比增长13%,占总营收的80%。而4198万元的净利润,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3%。尽管营收不过前程无忧的6成,净利更是刚过三分之一,毕竟还在增长。几乎同时诞生——中华英才网和智联招聘是1997 年,前程无忧是1998年——的3家招聘网站,前程无忧上市后一骑绝尘保持盈利;智联招聘几经波折终于在2011年艰难扭亏;最命途多舛的当属中华英才网。2005年4月,中华英才宣布与全球最大的网络招聘供应商——美国的Monster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后者以5000万美元收购其40%股权成为股东。2006年、2008年,Monster又两次出资,以1.94亿美元收购剩余的55%股权,中华英才成为其全资子公司。但从2010年开始,中华英才市场份额持续走低。在2012年第3季度,Monster亏损高达1.942亿美元,主要原因就是计入了中华英才2.33亿美元的亏损额。2013年初中华英才再次被出售,北京总部大约一半员工被裁并拿到离职补偿,没拿到补偿的在职员工闹出了集体抗议事件。其实Monster的日子也不好过。2013年《福布斯》杂志评选美国十大招聘网站,曾经垄断美国传统招聘市场的Monster仅仅排在第6。这家全球最先上市的招聘网站如今股价已经跌去9成,每年的营收和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相近,市值却相差了30倍。拉勾网许单单观点犀利:Monster代表的传统招聘模式在美国已经式微,前程无忧、智联招聘之类网站是Monster的学徒,Monster的今天一定是智联招聘和前程无忧的明天。不过他也承认明天未必马上来临。10多年来,前程无忧和智联招聘培育了众多用户。之前没什么新公司对它们构成威胁,原因也在于此。一位虎嗅网友的评语一针见血:直到死掉的那一天,中华英才网都没有改变服务方式。一直以来,传统招聘网站的服务广受诟病。因为主要收入来自于企业付费(展示广告、发布职位、下载简历),求职者的用户体验基本被忽视了。求职者冀望广种薄收,往往盲目地投递大量简历。所谓的系统匹配功能形同虚设,企业HR的邮箱被完全不匹配的求职简历塞满,连浏览一下的心情都没了。下一回合当然就轮到求职者陷入漫长的等待。许单单将这种模式总结为先批发,再零售:比如51job(前程无忧)通过打广告买了很多流量过来,其实就是批发来很多简历,然后再把这些简历零售给不同的招聘企业,赚取中间的差价。这一模式导致网站成为销售导向的公司——是卖东西的而不是做产品的。老前辈们显然不想被看作无法创新的等死一族。2013年,智联招聘就推出了一个新产品,针对中高端人群的招聘网站——智联卓聘。负责人王忠选是新加坡海归,回国攻读中欧商学院的MBA后,创办过便利店O2O公司,两年后加入智联。他向《财经天下》周刊解释,他们说的中高端求职者,是指年薪10万以上的人。他们注意到这个人群有独特的需求:第一,其中80%的人倾向于被动求职,希望机会主动找到他们;第二,觉得个人职场价值被低估,希望工作机会跟自己的能力匹配,不愿看到年薪三四万的工作。智联卓聘设计产品时回应了这些需求。他们采用了跟投递简历反方向的思路——职位推荐。招聘方登录网站,搜索到合适的简历之后,可以点击I want you按钮——这是《中国好声音》带来的灵感,把职位投递给求职者,求职者只需要选择接受或拒绝。同时他还可以选择公开或不公开自己拒绝或接受的职位。假如你拒绝了年薪10万-20万的职位而接受20万-30万的,招聘方就会明白你对自己的估值在20万以上。智联卓聘还引入了猎头。他们从智联庞大的简历库中筛选出优质的简历以吸引猎头。然后猎头就会通过他自身、还有他的职位去激活我们的候选人。这其实是一个双赢的场面——猎头获得了简历,我们获得了激活状态的候选人,候选人获得了更多的价值,找到更合适的工作。王忠选表示。求职者一旦接受了职位,就可以和猎头在线下沟通,而后双方可以在网站上相互评价——这是借鉴了电商的思路。如此一来,一个消费者(求职者)的评价可以帮其他消费者(求职者)判断,这件商品(职位)跟自己的需求是不是匹配,这个商家是不是可靠。同时商家也可以指出这位消费者(求职者)是否诚信(有没有自称的能力)。王忠选透露,目前为止,推出半年多的智联卓聘已经有2.5万个猎头入驻,提供的职位量是9万,展示职位推荐或评价的候选人则有100万。未来他们会向企业收费,而已经付出劳动的猎头则可以免费使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传统招聘网站努力开发中高端人才资源时,一匹黑马——不,一匹黑驴忽然杀进来搅局。找房子,找工作,找装修……啥都有的赶集网,正将重心偏向找工作。为什么集中资源做招聘?赶集网产品副总裁赵世勇向《财经天下》周刊解释:中基层招聘的市场规模越来越大,比高层的市场规模大得多,至少未来5年内这个趋势不会变,而且这还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而赶集的用户和这拨找工作的人很匹配。从赶集网App工作通初始页面上的关键词:行政、销售、司机、技工/工人,就可以看出赶集招聘的服务对象是以蓝领为主。出乎一般人的意料,蓝领用户在无线端找工作的比例非常高。但在手机上录入自己的大段简介毕竟不方便,赶集的产品部门于是结合用户在无线端的使用特点推出工作通,采用C2B模式,即用户发送需求,企业响应。目前赶集网无线端简历量和PC端简历量已经持平。赵世勇告诉记者:不同工种求职的难易度大不相同。比如保险经纪人、技术工人、销售需求量很大,企业招起来也特别急,但在高峰期——春节前后或暑假时根本招不到人,只能加钱招。相反司机、厨师之类,可能是20个人去争抢一个职位。企业就会对求职者的资历、背景、证书等千挑万选。将招聘作为重点不是一帆风顺的。作为分类信息网站,赶集网涉及的类目非常多,人员和资源却相对有限。当招聘成为焦点,巨额的广告投放和人力倾斜引起了其他业务线的不满。但CEO杨浩涌在压力之下没放弃招聘战略。相关数据证实了坚持的价值:2013年通过赶集找工作的人次达到10.9亿,也就是日均300万人次。当年赶集招聘业务线营收同比增长180%。这是杨浩涌敢于向行业老大叫板的底气所在。年轻人猎取功名年初赢得资本青睐的年轻人们,其实并不是同路人,至少他们对猎头的态度截然不同:猎上和猎聘的业务围绕猎头展开,拉勾做互联网领域垂直招聘,却要屏蔽猎头。IDG资本(猎上网投资者)副总裁牛奎光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中国猎头行业的发展是由跨国公司驱动的。1990年代开始的十几年是猎头迅速发展的阶段,随着中国经济的大爆发,市场对猎头的需求已经放缓了,但IT行业是例外,中国互联网爆发,IT人才供不应求。对中国猎头市场的繁荣,猎上网CEO辛小蝶也有自己的看法:不管企业是大是小,自己急需的人往往也是别人急需的。而许多企业有相似需求,意味着这是供小于求的市场,企业很难收到主动投递的简历。想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找做这件事能力和驱动力最强的人,也就是猎头。辛小蝶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做猎头,不久创办自己的猎头公司。但在2012年底,她革了自己的命,关闭还在盈利的公司,创建了猎上网。10年猎头生涯,使她深知猎头和企业间存在信息障碍。她用滴滴打车来打比方,在没有滴滴打车之前,出租车司机直到乘客上了车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如果对方要去自己不熟悉的地方,运营的时间成本会增加,而且到了陌生地方不容易接活儿,可能导致空载返回。猎头们也有类似的问题。他们传统的接单方式是同客户公司一一进行沟通,但却无法担保客户的人才需求在自己擅长领域内。与此同时硬币的另一面企业也遇到了相似的问题。他们经常会发现猎头对自己的需求理解得并不太准确。辛小蝶认为这是因为企业找错猎头,肚子疼照心电图是看不出一二三的,猎头也一样。想找产品经理,不能让金融猎头来帮忙。就算他一年能帮客户推荐30个总监,他也帮不了你。猎上要做的是为猎头和企业搭建平台,利用互联网加速信息流通。他们按地域、行业、可以推荐的职位层次,对猎头进行了分类和标准化评估。用辛小蝶的话来说,这是在帮猎头提升服务效率。而后当企业把需求发到猎上网时就会有合适的猎头跟他们对接。另一方面,有专长的猎头可能不断接到同质化的订单,有机会充分利用自己积累的候选人资源。与传统招聘网站不一样的是,猎上并不收取企业发布职位的费用,而是按照一定比例(一般在25%左右)抽取企业支付给猎头的佣金。他们还宣称要对结果负责,如果候选人没有通过试用期,将百分百退款给企业。猎上网的对手猎聘网把大量广告投放在地铁通道,创始人兼CEO戴科彬同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邵亦波一起出现在广告上。戴科彬表示:北上广工作3年以上的人坐地铁的很多。我需要打造品牌形象。所有人都是我的受众,三年以上的人需要他们去注册,三年以下的人需要他们知道猎聘是精英族群换工作的地方。戴科彬也经历过求职难。2008年辞去宝洁公司品牌经理职务后,他发现在三大招聘网站上很难找到合适工作,想找猎头又不知道哪家好,于是动念为中高端人才建立一个LinkedIn那样的职业社交网站。这个看上去很美的想法,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结果他只好成立一个猎头公司,把业务转到线下,网站则成了猎头公司的官网。他发现与白领市场的成规模不一样,猎头市场相对分散,许多公司都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挣钱,不像国外的成熟猎头公司通过咨询等服务挣钱。他觉得信息不对称问题可以通过互联网来解决。几经波折,猎聘终于形成了这样一种模式:提供实名制互动平台,让企业、猎头和职业经理人三方实现互动。猎聘自己的说法是,这里已经聚集了6万多猎头、1100万个人用户以及10万企业用户。为吸引猎头入驻,猎聘对其采取免费政策,猎头只要上传了职位就能获取金币,支付金币可以获取简历。为了减少猎头发布虚假信息赚取金币的现象,后来又将条件改为除了上传职位,猎头还要回复求职者、处理简历并获得好评。此外猎聘还推出了一个分级体系,求职者可从响应速度、处理简历的效率、服务专业性等方面打分,评定猎头的星级。在传统招聘网站,企业客户经常购买的服务有职位发布、广告展示、简历下载。猎聘网对企业的收费也包括了这几项。对求职者的收费则被命名为增值服务,包括了简历置顶,简历群发,主动以电话、私信联系猎头或HR等等。有趣的是,戴科彬似乎有点怀念做线下猎头的日子。拿到7000万美元融资后,猎聘网开始组建一个规模在一千人左右的人工服务中心。戴科彬认为,猎头不可替代的核心价值是鉴别高端人才、提供职业咨询等相对个性化的工作。而有一些相对标准化的轻猎头服务则可以由猎聘来完成——例如通过电话沟通来提高候选人名单的转化率。许单单又要唱反调了。他认为是传统招聘网站不作为把许多用户拱手让给了猎头,互联网行业招聘工作了三四年的产品经理和技术人员都要通过猎头。这种猎头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他估计未来中国猎头会从50万减少到20万,没有技术含量的猎头会被拉勾网之类垂直招聘网站干掉。2011年,3位腾讯前员工许单单、马德龙、鲍艾拉一起创办3W咖啡,将其定位为互联网的圈子。据说,他们正是在这里想到:创业公司不容易找到合适的IT人才,程序员又不了解创业公司的需求,从用户视角改良、提供互联网领域的求职解决方案,大有可为。这个解决方案就是拉勾网。最初,拉勾想把线下的关系迁移到线上去,打造互联网行业的LinkedIn,很快以失败告终。3个月后重新上线——也就是现在的拉勾网,模式回归常态:企业HR发布职位,求职者上传、投递简历,尝试完成供需匹配。许单单自诩拉勾网擅于做产品,不会打广告。至今为止公司总共才花了几十万广告费。四五十人的创业团队,只有一个销售,绝大多数人是做技术的。为了更立体地展现招聘方,除了介绍公司、发布职位信息,拉勾网还可以列出创始人简介、微博地址、接受过的采访等等信息。求职者投出简历之后,还可以实现跟踪,不管有没有面试机会,总能很快收到回复:已经查看简历、邀请面试或抱歉,您被拒绝——大多直接来自用人部门。有时候HR反馈太快,用户都不相信是真人的回应,还以为是系统通知,我们不得不把反馈再延迟一分钟。许单单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在拉勾网上,平均投4次简历就有一次面试的机会,在前程无忧你得投28次。匹配精准、反馈及时为拉勾吸引来了众多求职者。截至6月底,拉勾网上的简历数量达到了25万左右,总投递量则接近300万份。使用拉勾网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超过5000家,其中包括腾讯、百度、阿里等知名企业。每促成一个职位招聘成功,拉勾网会向企业收取500-2000元佣金。如果招聘的职位很高,则按薪水的一定比例收取。这样的收费模式,跟猎头很相似,尽管价格远低于猎头公司。就像许单单说的,拉勾在用自己的方式干掉没价值的中低端猎头,所以从一开始,这家网站就在努力屏蔽猎头。与拉勾网模式相似的美国弟兄——IT行业的垂直招聘网站Dice.com,也许一定程度上预示了拉勾网的前景。2014年第一季度财报中,Dice营收同比增长20.3%,达到6000万美元。Dice流量仅为Monster的二三十分之一,收入却是Monster的四分之一,而净利润甚至一样多。不速之客LinkedIn对赶集网的转型,至少猎聘等新秀还不用太紧张,更值得他们担忧的是来势汹汹的LinkedIn。美国马萨诸塞州立大学去年做过一项研究,调查美国过去5年净收入成长最快的500家公司对互联网社交媒体工具的使用。结果显示LinkedIn已超越Facebook,成为大公司最常用的社交媒体工具。也是在去年,应该是某位用户开了个玩笑,LinkedIn上甚至还出现了招募教皇的消息。LinkedIn于2003年上线,2011年在纽交所上市,目前股价在170美元左右,市值约为200亿美元,已是全球商务社交网站的巨擘。在《福布斯》杂志评选的2013美国十大招聘网站中,拥有2.3亿用户的LinkedIn占据榜首。LinkedIn初创时,Monster这样的公司仍是占有主导地位的招聘网站。LinkedIn的创新是在求职网页增加了Monster尚未涉足的社交模块。求职者可以在网页上创建职业档案,和访客互动交流。这一功能使得用户对LinkedIn产生依赖感,更加频繁地登录网站以及更新个人资料,而非只是在找工作时才想起登录。而对寻找人才的企业用户来说,这个内容丰富的职业档案资源库有巨大吸引力。LinkedIn目前的收入中,招聘服务占到一半,广告占到30%,其余来自于高级订阅。用创始人豪尔的话来说,广告商姗姗来迟,但它们确实来了。不过LinkedIn仍然决定不过多依赖广告收入。目前普通会员使用LinkedIn是免费的,用人单位发布工作机会、使用招聘工具套餐以及搜索用户资料物色潜在候选人;求职者订阅职业信息以及索取联系方式,则都需要付费。LinkedIn的CFO史蒂夫·索德罗前几年曾表示,LinkedIn的目标客户是职员在500人以上的公司,如此规模的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有7万-8万家,当时已与LinkedIn签约的是1.2万家。他们认为,美国之外的市场更加广阔。2012年4月,LinkedIn在北京成立代表处。2014年1月,任命原糯米网CEO沈博阳为中国区总裁、全球副总裁,正式进入中国市场。2月25日,LinkedIn增设简体中文测试版,命名为领英。很可能是为了预防水土不服,LinkedIn选择与宽带资本、红杉资本组建一家合资公司。外来的大和尚一定能念好经吗?Monster入主中华英才就是一个反例,LinkedIn又如何呢?在戴科彬看来,LinkedIn并不完全是陌生人,之前它已经笼络了很高端的人群,在外企工作、使用英文的人很多在上面。所以进不进入中国没有太大差别,有个中文版无非是在本地运作起来方便些。LinkedIn的官方数据可以佐证戴科彬的看法:截至2014年2月,中国大陆已经有超过400万用户使用LinkedIn的英文网站。但戴科彬还是认为LinkedIn暂时很难在中国成功。这个模式要求人们在商务社交中公开彼此的背景。外国人比较诚信,会把自己的背景公开。但在中国很多人会造假简历。中国有句古话叫‘英雄莫问出处’,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的背景,尤其是背景并不特别好的时候。而且现在整个社会信任度不高,大多数人还是害怕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给陌生人。
   In his view, LinkedIn wants to achieve full development in China, perhaps until the post-80s and post-90s young people who grew up in the social network become the main force in the middle and upper levels of enterprises. In fact, LinkedIn has already had some apprentices in China, such as Street Network, Skyline Network, Youshi Network, including hunting and hiring itself, but none of them can form a climate. Xu believes that LinkedIn's biggest rival in China is WeChat's social networking tools. Tencent has yet to show signs of engaging in professional social recruitment, but Sina has already moved on. In May this year, Sina Weibo launched microrecruitment, using fragmented resume model - the system will periodically push messages to users, users can complete simple questions and answers can be saved as resumes. Registered users can also publish job search information on micro-blog, and the system will recommend it to the relevant enterprises. Baidu tried to enter this field a few years ago, but the project named Baibo, which invested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dollars, died unfortunately. Who can say that BAT is not eyeing it online recruitment?